岐黃首頁
活動公告
最新消息
岐黃部落
活動相簿
整復師介紹
岐黃見證
媒體報導
證書聘書介紹
關於我們
訪客留言
友站連結

岐黃部落

網站流量:291,442
768

針灸治療突發性耳聾的研究進展

   2013-08-16 10:01   |  瀏覽 今日 3 / 歷史 5,712

針灸治療突發性耳聾的研究進展

張志偉    W20090103    09級研針灸

關鍵字:突發性耳聾,針灸,研究進展

突發性耳聾是一種一年四季的常見病、多發病;但春秋季多發,原因不明的突然發生的感音神經性聾,多在3日內聽力急劇下降,到目前為止在醫學上對突發性耳聾的確切發生原因還不明確,還需要進一步的努力研究與探討,一般認為與病毒感染、迷路水腫、血管病變和迷路窗膜破裂有關[1]。其臨床特徵為突然發生的非波動性感音神經性聽力損失,常為中、重度,但其造成的原因目前還不明確,可伴耳鳴、眩暈、噁心、嘔吐,單耳發病居多,亦可雙側或先後受累,雙側耳聾往往一側較為嚴重。近年來,針灸治療突發性耳聾取得顯著的療效,綜述如下。

 1 、針刺治療

   中醫藥治療突發性耳聾早已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而針灸治療突發性耳聾的研究尚不夠深入;但經過以下的研究文獻得知針刺治療突發性耳聾是有顯著療效的。趙銘輝等[2] 針刺耳門、聽宮、聽會、翳風、風池、完骨、天柱,治療96例,總有效率52. 1%。朱志強等[3]針刺患側耳門、聽宮、聽會、翳風、風池、暈聽區(率谷透曲鬢) ,雙側支溝、足臨泣,治療75例,總有效率85.3%。於力等[4]針刺耳門、聽宮、聽會、翳風、足臨泣、中渚,治療30例,總有效率80.0%。劉淹清等[5] 針刺內關(瀉法) 、水溝(雀啄) 、翳風、聽會、中渚、俠溪(平補平瀉) ,治療56例,總有效率98. 2%。孫閣[6]針刺中渚穴治療50例,有效率84%。劉紅等[7]針刺翳風、聽宮、聽會、外關、中渚、足臨泣,治療21例  ,總有效率80.9%。王雪峰[8]針刺合穀(雙)、聽宮(雙)、聽會(雙)、翳風、中渚、神庭。辯證取穴:肝腎陰虛加腎俞、三陰交、足三裡,用補法;肝膽火旺加太沖、內關、行間,三穴均用瀉法。治療42例,有效率97.61%。王劍波等[9]針刺治療神經性耳聾30例,選穴分3 組,第1 組選聽宮、聽會、耳門, 3 穴宜深刺。第2組選翳風,針斜向前下方1. 5~2寸,以感覺咽部發熱、發緊為度。第3組選雙側暈聽區,間歇運針,留針20min。有效率93.3%。

 

  1.   溫針灸 

溫針灸是一種針刺與艾灸相結合的一種方法。又稱針柄灸。即在留針過程中,將艾絨搓團撚裹於針柄上點燃,通過針體將熱力傳入穴位。每次燃燒棗核大艾團1-3團。本法具有溫通經脈、行氣活血的作用。適用于寒盛濕重,經絡壅滯之證,如關節痹痛,肌膚不仁等。周佐濤等[10]主穴取天地針(中脘、關元) ,輔穴取氣海、氣穴、氣旁穴,佐穴取下脘、神闕,使穴取患側耳門、聽會、翳風。用毫針刺入關元、氣海、氣穴、氣旁到地部,下脘刺至人部,中脘刺至天部,並以中脘為中心,上下左右各距3~5 分各刺1針至天部, 即中脘行梅花刺。同時用溫灸器灸神闕、中脘30min。總有效率69.0%。葉建國[11] 取患側耳門、聽宮、聽會、翳風。耳門、聽宮、聽會三穴配艾灸,配雙側足臨泣、太溪、中渚、腎俞。治療12例,治癒率91.7%。

1.2   電針  用針刺入腧穴得氣後,在針上通以(感應)人體生物電的微量電流波,分為:1.連續波2.斷續波.以刺激穴位,治療疾病的一種療法。 劉冀東[12]用電針治療44例,先取患側治聾1 (耳廓後凹陷處,與耳屏呈水準位)、治聾2 (翳風穴上5分處)、耳門、聽會刺0. 5~1寸,使針感向耳內放射,得氣後接通G6805 - Ⅱ電針儀,連續波,強度以患者舒適耐受為度。總有效率93.2%。薑建玲等[13]取風池、供血(風池下1.5寸,平下口唇處)、翳風、聽會、耳門。雙側風池、供血穴,毫針刺入1.5 寸,連接脈衝電針儀,正極連接風池穴,負極連接供血穴。治療50例,總有效率92%。張翠彥[14]取穴耳門、聽宮、聽會,頭皮針取暈聽區、胃區,體針取風池、中渚、外關、足臨泣、陽陵泉。雙側耳門加用G6805電針治療儀。總有效率93.3%。

1.3穴位注射  又稱“水針”,是選用中西藥物注入有關穴位以治療疾病的一種方法。由於使用了現代提純的藥物,這種療法又不同于傳統的針灸。因為,藥物進入經絡,其治療規律和傳統的針灸治療規律不盡相同。

 1.3.1   治療組 楊改琴 張莉君[15]針刺療法: 以局部配合遠端取穴為原則。主穴: 耳門、聽宮、聽會、百會、耳根、翳風、中渚、外關、俠溪。配穴: 腎虛加太溪、關元、氣海。肝火上炎加太沖; 痰濕加豐隆、陰陵泉。手法: 耳周取穴多以直刺緩慢進針約1~ 1.2 寸, 針感向內耳放散為度,進針約1~ 1. 2 寸, 以酸脹抽的針感沿經向上放散為度。電針: 一般帶1 組線: ①耳門和聽會為一組; ②聽宮和翳風或耳根穴為一組; 兩組交替使用。使用連續波,在患者能耐受的情況下, 以肉眼不見面部肌肉抽動為度。若有面部肌肉抽動則說明興奮了面神經或下頜關節, 需要調整針刺的方向。療程: 每日針刺治療1 次, 留針30min, 電針15min, 6dl個小療程, 休息1d,2個小療程為1個大療程,大療程間隔3d。一般治療2 個大療程。

1.3.2   穴位注射療法: 用藥: 彌可保注射液500Lg,地塞米松注射液2mg,2% 利多卡因注射液2mL。取穴: 耳門、聽宮、聽會、耳根。方法:每次2穴,穴位常規消毒後,直刺進針, 有針感後回抽無回血, 緩慢推注,每穴注射0. 5~ 1. 0mL。退針後, 穴位用消毒棉簽按壓1~ 2min, 封閉後局部有一包塊,勿揉按,任其自然吸收,2h內勿洗臉。療程: 每週治療2 次, 2 周為1 療程。

1.3.3    療效標準 按中醫本科五版教材《針灸治療學》(上海科技出版社, 石學敏主編) 中耳鳴耳聾病的常規取穴給予針刺治療。

1.3.4    治療結果: 治療組34 例, 痊癒12 例, 顯效10例, 有效8 例, 無效4 例, 總有效率88. 2%。對照組組34 例, 痊癒6 例, 顯效7 例, 有效10 例, 無效11 例, 總有效率68. 0 %。

2、其它特殊治療方法

2.1  刺絡拔罐

選定治療部位後,用75%酒精棉球消毒皮膚,先用梅花針、三棱針快速點刺局部,以皮膚紅潤稍有滲血為好。將火罐迅速拔在刺血部位,火罐吸著後,留置時精心觀察出血多少決定拔罐的時間。血少可時間稍長,血多即刻取罐。一般每次留罐12分鐘。起罐後,用消毒紗布擦淨血跡,每次吸出的血不可太多。霍氏[16]用小型火罐以安眠穴為中心拔罐5min,起罐後用醫用采血片在罐內印記中均勻點刺,實證點刺12針,然後在原處再拔一火罐, 留罐10min, 放血約3 ~5mL。總有效率76. 92%。

 2.2  頭針

頭針是在頭部進行針刺以治療各種疾病的一種方法。有的是根據臟腑經絡,在頭部選取相關的經穴進行治療。有的是根據大腦皮質的功能區定位,在頭皮上劃分出相應的刺激區域進行針刺。管汴生等[ 17 ]以頭皮針的顳後斜線,體針的聽宮、翳風為主穴。風邪外侵加風池、大椎、風門、列缺,氣滯血瘀加申脈、耳門、膈俞,肝鬱氣結加太沖、丘墟、外關、肝俞,氣血虧虛加足三裡、三陰交、太溪、百會(灸) 、腎俞、脾俞。總有效率86%。

 2.3  針刺配合超短波

   超短波這種高頻電場作用于人體時,通過能量的轉化或資訊的傳遞等途徑,促進了人體本身的生理功能,從而抵制了病理過程。高頻電場能加強局部的血液和淋巴液的迴圈,從而緩解了病灶區的瘀滯狀態,使毛細血管壁的通透性增強,讓營養物質、藥物等..容易進入病灶,增強了抗病能力;同時加速帶走局部的廢物、致炎及引起疼痛的物質,以促進纖維結締組織和肉芽生長,加速傷口的癒合。石躍針刺聽宮、聽會、翳風、完骨、暈聽區,配合超短波治療31例,有效率為91.89%。

 2.4   針刺結合星狀神經節封閉

   馮華[18]針刺取患側翳風、聽宮、聽會、耳門、三陰交、太溪穴,針刺後取患側星狀神經節阻滯。總有效率90.9%。陳剛[19]針刺取耳三針(聽宮、聽會、完骨) 、百會、神庭、行間、外關、足臨泣、築賓,針刺後取患側星狀神經節阻滯。總有效率96.88%。

 2.5  針刺配合鐳射照射

   射線(非粒子射線)包括無線電,紅外,可見光,紫外,X線,伽瑪線,這些射線都是以光子為單位的電磁波,本身不包括實體粒子,故稱為:非粒子射線劉金芝等[20]針刺聽宮、聽會、翳風、完骨、率谷、風池、四神聰、外關、太沖、俠溪、三陰交、足三裡,並用HA - 550型超鐳射疼痛治療儀照射星狀神經節,總有效率73.53%。

 2.6 針刺配合推拿法與良好的家庭訓練

          中醫推拿的歷史悠久,在遠古時期,當時的人們在勞動中遇到損傷而發生疼痛,就會用手法按摩痛處,就會感到疼痛減輕或消失。經過長期的實踐,前人認識到了按摩的作用,並且成為醫療活動,以後逐步發展形成了中醫的推拿學科。推拿屬中醫外治範疇,推拿師通過“手法”所產生的外力,在患者身體特定的部位或穴位上運用功法,而這種功法是推拿師根據患者具體的病情、運用各種手法技巧,它可以起到糾正解剖位置的作用。也可以轉換成各種能量,並滲透到人體內,從而改變與其有關的系統機能,達到對治療患者身體疾病的效果。

     呂宗榮等[21]針灸後配合推拿療法與良好的家庭訓練,對促進鞏固針灸療效非常有益。推拿手法取、一指禪推、點按、拿、扳、撥伸、搖、抖、搓等,作用於肩關節及患肢,推拿有舒經通絡、活血化瘀、溫陽散寒、理筋整複的作用,對恢復肩關節活動及溫經止痛效果很好,手法以柔和順暢為宜,不可便用劇烈手法,過強的被動活動容易造成軟組織新的損傷。

    每天治療後,應囑患者進行良好的家庭訓練配合,鞏固針灸療效,訓練方法有患肢摸高、甩手、後伸及摸對側肩等動作。每天堅持數次,每次數分鐘,每次還可對摸高動作做記錄以對比治療進展,痊癒後還應堅持訓練一段時間,動作訓練以無痛及能忍耐為原則,並逐漸增強幅度與負荷量。

3、討論

突發性耳聾的最新病因學假說主要包括微循環病變,自身免疫性疾病,迷路膜結構破裂,病毒感染和心理因素等[22] 。多數學者認為:微循環病變內耳供血障礙和病毒感染是引起突發性耳聾的重要因素之一。在中醫學中,突發性耳聾也稱“暴聾”,病因與外邪侵襲及肝火上擾等多種原因引起的耳竅閉塞有關,除去外邪侵襲的因素,肝火上擾、肝鬱氣滯為其主要病因。根據“暴聾屬實,漸聾屬虛”的辨證要點,突發性耳聾多為實證,針刺以瀉法為主。在腧穴的選取上採用遠近結合的原則,局部取治聾實踐證明,現代醫學與針灸配合治療突發性耳聾,對提高突發性耳聾的治療效果有非常顯著的意義[23]

突發性耳聾是一種常見的臨床症狀,隨年齡增加有升高趨勢。直接的導致聽力的下降甚至喪失,嚴重影響了人們的日常生活,學習和交流。中醫藥治療突發性耳聾早已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而針灸治療突發性耳聾的研究尚不夠深入;本課題創新之處:在運用中醫理論對突發性耳聾進行辨證分型的基礎上,辨證選用不同組穴,結合溫針電針方法來治療突發性耳聾,且具有操作簡便,副作用少,安全性好,遠期療效佳的優點,在往後的研究,達到治療突發性耳聾的新契機。

 

[1] 田勇泉.耳鼻咽喉科學.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1:377~380

[2]趙銘輝,譙鳳英,沈金城. 針刺治療感音神經性耳聾耳鳴的臨床研究[ J ]. 中國中西醫結合耳鼻咽喉科雜誌, 2003, 11(6) : 265 - 266.

[3]朱志強,路明. 針刺治療感音神經性耳聾耳鳴75例[ J ]. 上海針灸雜誌, 2009, 28 (2) : 102.

[4]于力,牛文民. 針刺治療老年突發性耳聾的臨床觀察[ J ].上海針灸雜誌, 2008, 27 (5) : 22 - 23.

[5]劉淹清,包永欣. 針刺治療突發性耳聾56 例[ J ]. 中國針灸, 2008, 28 (7) : 530 - 531.

[6]孫閣. 循經感傳治療突發性耳鳴耳聾50例[ J ]. 上海針灸雜誌, 2006, 25 (3) : 31.

[7]劉紅,張華齋,楊秀清. 針刺治療神經性耳鳴21例臨床觀察[ J ]. 包頭醫學院學報, 2003, 2 (19) : 133 - 134.

[8]王雪峰. 針刺辨證治療突發性耳聾42 例[ J ]. 河南中醫,2004, 1 (24) : 64.

[9]王劍波,郭會蘭. 針刺治療神經性耳聾30 例[ J ]. 山西中醫, 2002, 2 (18) : 53.

[10]周佐濤,林曉山,周明琦. 腹針治療突發性耳聾42例[ J ].中國針灸, 2006, 26 (4) : 303.

[11]葉建國. 針灸治療突發性耳聾12例[ J ]. 上海針灸雜誌,2003, 22 (6) : 34.

[12]劉冀東. 突發性耳聾的針刺治療[ J ]. 遼寧中醫雜誌,2007, 34 (1) : 94.

[13]薑建玲,高維濱. 電項針治療突發性聾5O例[ J ]. 針灸臨床雜誌, 2007, 23 (5) : 29 - 30.

[14]張翠彥,王寅. 深刺與淺刺治療突發性耳聾的療效觀察[ J ]. 中國針灸, 2006, 26 (4) : 256 - 258.

[15] 楊改琴,張莉君.電針配合穴位注射治療耳鳴耳聾68 例[ J ].

[16]霍則軍. 針刺配合放血治療突發性耳聾26 例療效觀察[ J ]. 中國中醫急症, 2005, 10 (14) : 958.

[17]管汴生,曹琚敏,李傑. 針刺治療暴聾50例[ J ]. 陝西中醫, 2005, 26 (9) : 958 - 959.

[18]馮華. 針刺複合星狀神經節治療突發性耳聾44 例分析[ J ]. 中國誤診學雜誌, 2008, 8 (1) : 190.

[19]陳剛. 針灸結合星狀神經節封閉治療突發性耳聾臨床觀察[J]. 中醫外治雜誌, 2004, 13 (6) : 43.

[20]劉金芝,鞠琰莉,歐陽多利. 電針配合超鐳射照射治療感音神經性耳聾耳鳴的臨床研究[J]. 湖南中醫學院學報,2006, 26 (2) : 48 - 49.

[21]呂宗榮,陳莉,盧念,等. 改良溫針灸配合手法快速治療肩周炎的臨床研究[ J ]. 四川中醫, 2006, 24 (7) : 106

[22] Ban JH ,Jin SM. A clinical analysis of psychogenic  suddendeafness [J] 1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2006 ,134 (6) :970 - 974

[23]劉翼東,突發性耳聾的針刺治療[J]遼寧中醫雜誌,2007,34﹙1﹚:94

 


分享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