岐黃首頁
活動公告
最新消息
岐黃部落
活動相簿
整復師介紹
岐黃見證
媒體報導
證書聘書介紹
關於我們
訪客留言
友站連結

岐黃部落

網站流量:371,065
650

從痰瘀鬱論治情志病

   2013-08-16 10:06   |  瀏覽 今日 2 / 歷史 3,053

從痰瘀鬱論治情志病

               張志偉    W20090103    09級研針灸(台灣學生)

      

        中醫學歷來重視情志對健康和疾病的影響,早在《內經》時期即對情志病證名、病因病機及治療有初步的認識,秉承《內經》之旨,歷代醫家豐富和發展了情志學說,為現今情志病的研究奠定了基礎。情志病是因七情而致的臟腑陰陽氣血失調的一種疾病,包括癲狂、百合病、臟躁、鬱證、不寐等。如不及時診治,常可罹患他種疾病。現代研究證實,幾乎所有的疾病都與社會心理因素關,其中就有精神因素。

        祖國醫學認為情志病是情志刺激即七情內傷而成。如過於強烈的精神刺激成持久的不良因素超過了人體的調節的範圍,就會造成氣機逆亂,氣血失調,成為疾病。痰、瘀、鬱是臟腑內傷而造成的病理結果。痰即人身之津液,痰的產生,首先責在正氣不足,臟腑功能失調,其中以肺、腎、脾最關重要。若一髒失調,則可相互影響,導致水液瀦留。情志因素亦然,所求不遂,情志抑鬱,暴怒氣逆,影響氣機升降出入,致使津液瀦留,凝聚於所虛之處,內伏於臟腑經絡、隱僻空隙之間,溢於肌膚筋骨,皮裹膜外,上逆於頭腦巔頂,下注足脛,無處不到,日積月累,遂成頑疾怪症及種種情志變化。所以氣滯、氣虛和寒熱失常,均是形成痰的重要因素。

     瘀血是指瘀積不行,污穢不潔和已離經脈的血液,以及久病影響到經絡時所出現的病變。瘀血是外傷,出血、氣虛、氣滯、寒凝、熱鬱等導致的病理結果,又是引起許多疾病的致病因素。《素問·調經論》說:“五臟之道皆出於經隧,以行血氣,血氣不和,百病乃變化而生。”七情五志失調可以造成瘀血內阻,情志不遂則氣機鬱滯,氣滯則血亦滯,故能致瘀。正如《靈樞·百病始生篇》所說:“若內傷於憂怒,則氣上逆,氣上逆則六輸不通,溫氣不行,凝血蘊裹而不散,津液澀滯著而不去。”正說明情志不調,氣機不舒,初病氣分,延久及血,血凝成瘀。

   正所謂百病無不由於氣者,氣機阻滯則成鬱。郁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之鬱,包括外邪、情志等因素所致的鬱,狹義之鬱是專指以情志不暢為病因。以氣機鬱滯為病變的鬱,即情志之鬱。情志因素是鬱證的致病原因,但情志因素是否造成鬱證,除以精神刺激的強度及持續時間的久暫有關外,也與機體本身的狀況有密切的關係。《雜病源流犀燭·諸變源流》說:“諸鬱,臟氣病也,其原本於思慮過深,更兼臟氣弱,致六鬱之病生焉”。鬱證的病因是情志內傷,病理變化與心肝脾有密切關係,郁證初病體實,病變以氣滯為主,常兼血瘀、化火、痰結、食滯多屬實證,經久愈則由實轉虛,隨其影響的臟腑及損耗氣血陰陽的不同,而形成心脾肝腎虧虛的不同病變,患者大多有憂愁、焦慮、悲哀、恐懼等情志內傷的病史,其發生主要為肝失疏泄、脾失健運、心失所養。

痰、瘀、鬱之間相互交雜,互為因果。痰與瘀血關係最為密切。凡體內任何組織在病理發展過程中所產生的非正常體液統稱為痰,其乃生化之本。張景嶽說:“痰即人身之津液,無非水穀之所化,此痰亦既化之物,而非不化之屬也。但化得其正,則形體強,榮衛充,而痰涎本皆血氣,若化失其正,則臟腑病、津液敗,而血氣皆痰涎”。故素有痰瘀同源之說,怪病多痰,怪病多瘀也常為指導臨床辨證論治的法則。痰與鬱的關係也頗密切。《直指方》雲:“氣結則生痰,痰盛則氣愈結。”鬱證是由於情志抑鬱,氣機鬱滯所引起疾病的總稱。凡因情志不舒,氣鬱不伸而致血滯、痰結、食積、火鬱乃致臟腑不和等引起種種痰病均屬之,其範圍非常之廣。王安道說:“凡病之起,多由於郁,鬱者,滯而不通之義。”朱丹溪創立六鬱學說,試觀六郁中的血鬱與血瘀在病機上是相同的,只是在病名上略有區分而已。痰瘀鬱均可以用氣來貫通,痰之為物,隨氣升降,無處不到,氣滯可成痰。又因氣為血師,氣行則血行,氣滯則血瘀,氣虛則血少,氣止血亦停。另外鬱病雖多,皆因氣不周流而成,故氣滯又可成鬱。

近年中醫學界開展了一些情志病的研究工作,並取得一定的成績:理論研究中,新的假說對原有基本理論提出了質疑和挑戰;實驗研究中,單一情志刺激傷臟主要集中在“怒傷肝”、“恐傷腎”,研究工作分別已深入到肝主疏泄對神經、內分泌、免疫網路調節作用,恐的情緒遺傳等層面;多情交織共病首先傷肝的經前期綜合征(PMS)肝氣逆、肝氣鬱兩證獼猴模型的成功建立及其新藥的上市,為進一步的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但從整體研究現狀分析,還存在值得思考的問題。

  就理論研究而言,對情志的概念、情志病證的內涵認識至今尚不統一,而這一點是研究情志病首先必須明確的問題,否則,情志病辨證及其規範化、量化等系統研究工作就無法科學、有序地進行。從實驗研究來看,有3點不足:一是目前情志致病研究所採用的急、慢性應激模型多為單一應激源刺激模型,與人類複合多因素應激反應致病的現實存在一定的差距;二是一些以藥探理的研究,由於模型選擇不一致,即使屬於同類作用方藥的研究,也難以比較,不利於對其進行科學評價及優勝劣汰;三是情志致病與多因素刺激的時間、性質、強度及個體差異有密切相關性,但目前對於情志致病條件的量化研究鮮見。此外,以中醫學固有單一情志傷及特定臟腑的理論研究情志致病機理究竟是否有其科學性?單一情志刺激是否同時傷及他髒?目前尚未見實驗證論;在單一或複合性應激源刺激時藏象的生理病理尚不清楚的情況下,研究中醫藥深層次的機理,不可避免地存在著盲目性,系統性及整體性調節機制也難以闡明;中醫藥相關研究多集中在肝,涉及其他臟腑的研究明顯不足等也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基於上述問題,認為以下工作有待探討:在理論研究方面,當務之急是中醫學界需依據、借鑒古今相關研究文獻,並經專家研討明確界定情志的概念、情志病證的內涵;對現存質疑的原有理論,經科學論證後予以揚棄,提出創新的科學假說,並在臨床和實驗研究中加以檢驗、昇華、確立。在實驗研究方面,動物模型問題,可對現有公認的單一應激源模型、慢性複合性應激模型進行比較研究,篩選出模擬人類情志致病(單情、多情交織)最為理想的模型,也可病證結合製備模型,並建立量化評價標準,通過宏觀與微觀相結合的整體研究,分別探討各模型傷髒的生理病理特徵及規律,發現新問題,探求新規律,以實現情志致病理論科學研究的突破與創新;對於情志致病機理及中醫藥干預研究,應在模型研究基礎上,融合中醫學、現代醫學、心理學等多學科方法,從行為特徵、藏象結構、機能及代謝等方面,在整體、組織、細胞及分子多層次、多環節進行綜合探討;有效方藥的研究應首重藥效,經篩選研究後,再進行機理探討、新藥開發研究。總之,要使情志病的中醫藥防治研究真正步入科學化軌道,最終形成集診斷、治療、預防於一體的情志醫學體系,還有大量、艱巨的工作期待綜合多學科知識和技術、有組織、有計劃逐一完成,在積累了一定的臨床經驗之後,我們就應對一個領域、一個專科進行重點學習和研究,力爭有所突破。因為疾病的種類成千上萬。一個人窮其畢生,也不可能掌握所有病的治法,如果沒有重點,眉毛鬍子一起抓,則醫術永遠會停留在一個水準上,沒有大的建樹,如此,只有通過正確的理論方針原則, 才能更正確的在中醫基礎上對情志病有更進一步的突破。

 


分享連結: